-

“啊?這……”

看到這一幕,華夏方麵來的人均是猛然色變,尤其是軍部的一撮人,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。

江夜的實力,是當之無愧的華夏武道界新一代領軍人物,這樣的人物若是死了,對於國家來說是巨大的損失。

而且江夜跟渡邊一的戰鬥,並不僅僅關係到他們兩人的生死榮譽,也關係到兩個國家的聲威啊。

倘若江夜被渡邊一給擊殺,華夏武道界恐怕要威名大損了,這樣一來很有可能引起更加嚴重的後果:其他各國的挑釁。

如此一來,連國家的安寧穩定都有可能受到影響。

“撐住啊江夜,千萬不能就這麼敗了啊!”

所有的華夏人都在心裡暗暗為江夜打氣。

同一時間,隻聽“好!”“不愧是武神!”等喝彩聲此起彼伏,日國人看到自己國家的人如此威不可擋,自然是一個比一個興奮激動了,一個個的振臂大呼,期待著渡邊一把江夜斬殺當場。

渡邊一也不負眾望,見江夜受傷,根本不給江夜喘息的機會。

“倉!倉!倉!”

瞬息之間,他連砍三刀,三道氣勢強猛的刀氣呈三角形朝著江夜絞殺而去。

而後,渡邊一再度抽刀,步若奔雷,緊隨著三道刀氣朝江夜攻去。

越靠近,他的刀上的異動就越強烈,到手來刀尖處拖出長長的鐳射一般的黑色光芒。

這是他簡單到極致也強橫到極致的一刀。

這一刀,凝聚了一位先天七階頂尖武道高手最強勁的實力,奔著要江夜的命而去。

看到這一刀,江夜緩緩閉上了眼睛,而後,他雙手猛地合十一拍。

八荒十式,第十式,萬劍一!

這一回的萬劍一成型速度,遠比江夜之前施展起來要快得多,幾乎是瞬息之間,千萬把光劍就彙聚成了一把金色的長劍,被江夜握在手中。

“噹噹噹!”

他連揮三劍,輕而易舉的將渡邊一的三道刀氣給擊碎,而後手腕一抖,一劍斜挑上去。

“當!”

渡邊一必殺的一刀,竟然被他給格開了。

那一刀上凝聚的巨大威力,也便落了空。

渡邊一做夢都冇有想到,江夜虛空凝聚成的刀,竟是如此的堅硬,如此的強猛,竟然將他必殺的一刀都格開了。

這時候,他看到江夜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,瞬時,渡邊一明白了。

江夜並非是接不住他的刀氣,而是故意裝作接不住,甚至故意被打成重傷,好讓自己低估他的實力,這樣子當自己選擇以強勁招數結束戰鬥的時候,他再將全部實力發揮出來,便可打自己一個猝不及防。

破招的同時,擊殺自己!

雖然渡邊一已經很清楚江夜的想法了,但是清楚歸清楚,此時此刻此情此景,他根本冇有時間再去變招阻擋江夜這一劍。

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江夜一劍刺入自己的胸膛。

世界安靜了。

當光劍消失,渡邊一的鮮血從他嘴角溢位,他眼神複雜的看著江夜,自嘲一笑。

“冇想到,冇想到啊。”

江夜自然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。

“如果你想到了,直接動用你全部的力量,我很有可能不是你的對手。不過很可惜,我用這種計,就不可能讓你想到。”

說完,江夜一掌隔空擊出,渡邊一的身體頓時從百米高空急速墜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