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徐小暖,我應該不會看錯人吧,你應該不會不負責任吧?”戰斯禦緊張的問,她可是他第一個女人!

“胡說八道什麼呢,我是一個很負責任的人,就看你想不想要負責任。”徐小暖輕聲的說。

他愛極了她這樣羞怯的不好意思的模樣,下一秒,他已經俯身吻住了她的唇。

兩人在溫泉會館住到了下午,徐小暖被壓榨的覺得抬個手都很費勁,戰斯禦則是一臉的龍馬精神。

不得不說,男人和女人在體力方麵是完全不可比的。

“晚上帶你去吃好吃的。”戰斯禦這樣承諾道。

他租了一輛車,買了一套香奈兒套裝給徐小暖,然後帶著徐小暖在整個城市疾馳,最後在雲頂餐廳門口停下來。

“這邊還是不要進去了吧,看著很貴的樣子。”徐小暖攔住戰斯禦的手說道。

“放心吧,你男朋友大小也是個富二代,這點小錢還是出得起的。”戰斯禦牽住徐小暖的手,大大咧咧的走進雲頂餐廳,道,“包場多少錢?”

他吃飯的時候不喜歡有人打擾到他。

前台說出價格以後,徐小暖已經瞠目結舌了,怎麼在這邊包場吃飯居然那麼貴,但是戰斯禦已經相當無所謂的拿出卡刷起來了。

他牽著她來到位置最好的餐桌邊坐下,他和她介紹道,“坐在這個位置可以看清楚整個京都的風景。”

說著他指了指一個方向道,“那裡是陸氏,陸嘉木的商業版權中心,哪裡是盛氏,盛笠的地盤,那邊,最大的那個地方,叫做戰氏集團,戰氏家族四代人的努力,我曾經有幸做過那個座位。”

“噗嗤。”

戰斯禦是想將自己所有的過往都告訴徐小暖的,但是誰知道徐小暖迴應他的確實笑出聲音來。

“怎麼不信?”

“確實不信,又不是說姓什麼就是什麼家族的人,我徐,我難不成還是徐誌摩的後代嗎?”

“好了,飯菜都到了,我們先吃起來吧。”徐小暖可懶得聽他吹牛皮。

隻是當菜上來以後,徐小暖有點為難了,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動手切麵前那塊厚重的牛排。

戰斯禦看出她的迷茫,親自動手給她切好牛排。

“謝謝。”徐小暖感激的說。

“身為男朋友,這種事情不是應該的嗎?”

“今天是我成為男朋友的第一天,如果我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,我希望你能主動和我提出來。”戰斯禦這樣要求道。

“那你已經打敗全京都百分之九十的人了,總是那麼大的排場,又是包下溫泉會館,又是包下餐廳的,有錢也不能那麼用。”徐小暖說著叉了一塊牛排放進嘴裡,然後臉上綻開出一朵花,她驚呼道,“這個真的好好吃!”

戰斯禦不以為然的說道,“這個不算什麼,我會帶你去吃遍所有好吃的東西,我會讓你成為最最幸福的女人。”

說話間,兩人的晚飯結束,戰斯禦牽著徐小暖走出去。

在大街上,戰斯禦打量著徐小暖的全身。

“怎麼了,我的身上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