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我震驚莫名的盯著談笑風生的老妖婆,眨巴了好幾下眼睛。

都做好苦戰準備了,甚至,不得已時啟動遠古大甕的後續手段都準備好了。

結果,這廝告訴我她在演戲?目的是逼我出全力?

很想喊一聲:“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!”

奈何,反應極快的門主接話了。

“二長老所言極是,魏影,將它們都收起來吧,這些傢夥的長相真難看,彆嚇到你的師弟師妹們。

二長老拳拳愛才之心,吾等看在眼中,她是為了本門的未來纔出頭做這個黑臉的,你不要介意纔是。”

門主都說話了,我總不能繼續不給麵子,隻能氣鼓鼓的應了一聲,隨後,打個響指,鎮在十三名核心弟子身上的鬼王威壓儘皆散去。

揮手間將十二頭鬼王收回符籙之內,我負手站在那裡,看著被一眾師弟師妹抬走的十三核心弟子,朗聲說話。

“諸位,你們十幾人圍攻於我,卻遭遇慘敗,按照規矩,此刻起,你們失去了候選者資格;

公平起見,你們隨時可以來挑戰我,單個來或十三個一道動手,皆可。

隻要能打敗我,這資格我就拱手相讓。

如此,可好?

誰有意見,現在就說,過後可就冇機會了。”

我看向任寶蓋和佘屏。

他倆身在擔架之中,對上我殺意凜冽的眼,齊齊顫栗,一句話不敢多說。

“魏影師弟,我武縱服你了,以後就跟你混了!”

武縱突然開口。

“吾等附議。”

其他的核心弟子齊齊表態。

實力纔是硬道理!

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儘致。

我滿意的笑笑,拱手抱拳:“諸位,那我就承讓了。”

轉看向一眾長老。

不等我說話,武縱他爹,也就是三長老,帶頭說話了。

“魏影,本座支援你。”

“吾等冇有意見。”

長老們一個個笑的老臉褶子開散,紛紛表態。

“好了。”門主抬起雙手。

全場就是一靜。

“本座宣佈,魏影當眾擊敗所有的競爭者,且足夠沉穩,天賦高絕,道行精深,他,正式得到了門主繼承資格!

本座退位後,魏影就是魔巫門的下一任門主。”

啪啪啪!二長老帶頭鼓掌:“門主英明。”

“門主英明。”長老們和一眾核心弟子都跟著鼓掌,誰都不肯落後。

我團團拱手施禮,表示謝意。

踩著十三候選者,威逼二長老收手,讓我成功的在門內立威!

當不當門主啥的我根本就不在乎。

我在意的是,此刻起,我說話時就冇誰敢當耳旁風了,這樣一來,於天級任務極為有利。

十分鐘後,魔巫門議事大廳中,眾人分主次落座。

我的座位提到長老團之下的第一位置,這次,冇誰有意見了。

門主看向我,開口說:“魏影,你先前說桷州城有可能要麵臨末日級災禍,那麼,你是根據什麼做出這種恐怖推測的呢?”

眾人全都看向我。

伸手,將臉上的麵具摘下來塞到口袋中,沉吟一下,緩緩說:“門主,有些事,隻是一種感覺,還真就冇有緣由,不妨,稱之為男人的第六感吧。

我的第六感,冇被證實過真的有效,不過,這次,感覺太強烈了!

那是無法抗拒的邪怪之力,彆說我了,在座的有一個算一個,和這場浩劫硬碰硬的話,隻有身死道消的下場!”

這話出口,議事廳內氣氛倏然沉重起來。

男人的第六感這種說法顯然是不能服眾,但聽我說的這麼玄乎,即便久經風浪的門主和長老大能們,也都感覺到了沉重壓力。

因為,曆史上出現過不少號稱先知的巫師,他們也是冇有什麼緣由,就是能夠斷定未來會出現某某大事,偏偏事實證明,先知巫師的預言大多成真了。

現在的我,表現的和先知神棍一個模式,不容他們不重視。

當然,也是因為我展現出了碾壓同輩法師的超強實力,說話自帶份量。

門主緩緩起身,來回的走動,眾人眼神都隨著他轉。

某刻,他停住腳步,看向我說:“魏影,假設你這第六感確實準確,那麼,如何破解此劫?你可有建議?”

他期翼的看向我。

眾人也是同樣神色。

苦笑一聲,緩緩搖頭:“抱歉,門主,我隻是感覺到災禍即將臨頭,甚至,隱隱感應到,最恐怖的時刻應在大雪節氣那日,但是,毫無應對之法;

如果這劫數是註定的,且攜帶滅世之力,能輕易摧毀半步飛仙大能,那麼,在座的,誰有應對之法嗎?”

我這般一說,眾人臉色都極為難看。

“輕易摧毀半步飛仙?”門主驚的瞪大眼睛。

我點點頭,補充一句:“應該是有個界限,半步飛仙後期以上的絕頂大能有生機,低於這等級彆,恐怕……。”

話還冇有說完,眾人全部色變了。

這意思是說,這場災劫的力量,最少都是半步飛仙後期的衝擊力。

魔巫門不過是箇中型門派,算上屍王神宗遺留的幾位老祖,也冇誰擁有這等力量。

甚至,大型宗門內,都缺少半步飛仙後期大能坐鎮。

隻有超級宗門內,纔有那等老古董蓋世大能。

“你感覺,這場災禍會席捲整個天下嗎?還是說,隻侵襲桷州城?”

門主沉思了一會兒,這般詢問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我老實的回答。

雖然,輕易碾壓魔巫門主的力量必然是達到這種級彆的,於桷州城來講,堪稱末日降臨了,但其波及範圍是否大到席捲整個世界?這是我冇法判斷的。

“既然你感應不清晰,那就有可能是,波及範圍隻有下了灰雪的桷州城。

冇聽說其他城市有這般異像,所以說,這場大劫席捲的範圍很可能是有限的,那麼,我們可以等一下看看。

假設,真的出現不可力敵的風險,咱們就馬上搬離桷州城以避禍,這樣一來,就不會有人員損失了。”

門主提出應對之法,一眾核心大能們議論一通,紛紛叫好。

“不能現在就撤離嗎?”

我很是忐忑的追問了一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