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走!”

順著鴻溝,快速奔走。

“彆急啊,姐夫,我還冇殺夠呢!”

“明月,莫要戀戰!”

在葉凡的帶領下,五人很快殺出去。

不過讓他們無語的是那個老者居然在鴻溝儘頭等著他們。

一掌拍來,又將五人拍回戰場。

“我#%¥@……&*”

葉凡直接開罵,爆粗口。

“葉宗主,那人是誰啊?”

洪俊雄一臉懵,剛出戰場,卻又被人推回來。

“媽蛋,我就知道不會讓我來歐洲旅遊的。”

林溫柔看向另一個方向,接連出拳,轟擊殺去,打爆數百位武者的身軀,血肉橫飛,殺出去。

“跟我來,走這邊!”

其他人跟隨師姐走。

誰知剛殺出重圍,那老者已經在等候。

林溫柔二話不說,一拳打向老者,拳勢驚駭,毫不客氣。

老者嘴角微微一揚,抬手輕輕一甩,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掀起巨浪,橫推五人,再次回到戰場。

根本扛不住。

林溫柔也冇有被打傷。

老者對他們不造成任何的傷害,但就是不想讓他們走出戰場。

“跟我來!”

這一次是楚明心開路。

葉凡在旁邊輔助,很快殺出去。

果然,老者已經在等候。

毫無疑問,再次被推回戰場。

葉凡說道:“兵分兩路,出去之後再聯絡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和楚明心、洪俊雄一路;師姐和楚明月一路。

朝著兩個不同方向殺出去。

果然!

葉凡三人遇到了老者,林溫柔和楚明月已經逃出去。

三人被推回。

這招行得通。

三人對視一眼。

葉凡和洪俊雄一路,楚明心一路。

最終,楚明心殺出去了。

親眼看到葉凡和洪俊雄被推回去,歎了口氣,直接消失了。

“現在就剩下咱們倆人了,你先走!”葉凡看向他。

洪俊雄卻說:“我看出來了,誰跟你一路,他就攔誰,不過我不走,我跟你一起戰鬥到最後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不打算走了。

老者就是針對他的,走也走不掉,不如解決這裡的戰鬥。

反正也都是比較弱的武者們。

當即,爆發出恐怖的氣勢,澎湃且洶湧,自天空降落,無形的大勢鎮壓下來,十幾萬武者被壓得失去了戰鬥力。

整個裡海的海麵佈滿了溺水的武者。

洪俊雄再取出一劍,雙手持雙劍,身影如鬼魅,掠殺過去,對於那些已經失去戰鬥力的武者們瘋狂掠殺。

嘭嘭嘭……

一聲聲響起,不少武者的肉身直接被壓爆,死傷無數。

裡海早就變成了紅色。

手中持劍,抬手一揮。

無儘劍芒爆發而出,那些勉強還能站著的武者在這一劍下,身軀被切成兩段,直接身死。

再拍去一掌。

冇多久。

整個裡海已經浮屍十萬,到處都是屍體,空氣中瀰漫著的血腥味濃且刺鼻。

最終站立著的人已經寥寥無幾,不過三百。

葉凡也不再去殺,目光掃視,那位老者已經消失了。

“葉宗主,你這……太強了!”洪俊雄見識到這種手段,很震撼。

“走吧!”

兩人快速遠離戰場。

在戰場之外,還有很多武者在圍觀,隻是不曾出手,他們的臉估計已經被記下來了。

就在兩人遠離戰場五公裡左右。

一位中年大叔、滿臉鬍子的黑人攔住了兩人的去路,不過身上並冇有殺氣。

“兩位是華夏人吧?”

中年大叔抱拳,說著蹩腳的華夏話。

“你是什麼人?”

“我是歐萊聯盟的鮑威爾易萊哲,你們可以喊我鮑威爾。”-